14.亚姆立扎(十一)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自公国建国以来,还从未有过举国上下同仇敌忾,全体一致的痛恨一个人过。哪怕是和人类阵营陷入最严重的敌对状态时,他们也没有做到这个地步。如今帝国驻拉普兰军事顾问,帕西法尔空军少将却享受了这一空前殊荣。

????整个公国都在诅咒他,都在痛骂他,一些加了恐怖素材的小道消息在大街小巷流传。这个来自帝国,如今给罗斯联合公国带来几百年最大耻辱的男人成了每个公国国民谈论和痛恨的对象。

????不过虽然大家都很痛恨帕西法尔和他率领的拉普兰舰队,但这仅仅是基于不同立场产生的敌对情绪延伸。对这位以弱胜强、勇敢大胆、且充满人情味的敌将,从军人到普通百姓依然对其抱有起码的尊重和敬意。相较之下公众和军队内部对自家军人,特别是负责拉普兰湾防务的圣彼得堡分舰队司令卡尔.彼得洛维奇.叶森海军少将和海军参谋部参谋长齐诺维.彼得洛维奇.罗杰斯特文斯基海军一级上将就不那么友善了,这两位承受了众多的口水和辱骂。

????二十三条商船!数万吨货物!这足以让任何人抛弃理智和矜持,化身为歇斯底里的骂街泼妇,更不要说那些货物里不乏高价的私货。其造成的损失之巨,足以让贵族和投资商发狂。

????如果是外海遭遇到拉普兰舰队拦截,或许也会让这些人感到肉疼,但绝不至于发狂。真正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所有袭击都发生在拉普兰湾周边空域,距离公国首都圣彼得堡最远的大约一百五十海里,最近的只有二十海里。

????这就让人很尴尬了。

????我们的舰队在哪里!全世界都想知道!!

????从上层贵族到底层民众都在狂呼这句话,一些狂热的激进分子不但给叶森少将送去了“敌探提督”、“带路提督”等侮辱性绰号,还两度聚众捣毁了少将的私邸。上百名男女老幼向少将的私邸投掷石块和燃烧瓶,将这栋漂亮的洋房变成了千疮百孔的废墟。更有甚者在私邸大铁门前留下手枪、绳索、毒药,要求叶森少将以死谢罪。

????面对一边倒的指责,无可辩驳的叶森少将只能委托好友将妻小送去乡下安置。尽管事出无奈,但以公国大男子主义的风气,这也差不多等于承认自己无法保护和赡养家人,人生最大的屈辱和悲哀莫过于此……

????而这还不是结束,甚至还没有到达最高点。当昨天“希望”号客货两用轮被击沉,船上搭载的一个步兵营、整整八门280攻城臼炮、配属的辎重队、一百四十八名船员、四名海军军官,合计一千二百三十八人全部葬身冰冷的拉普兰峡湾,而船只被击沉的位置距离圣彼得堡只有十三海里的消息传来时,忍无可忍的陆军把事情捅了出去。战死的军人家属及亲朋好友堵在海军部大门口叫骂,还强迫海军部收下并转交给叶森少将和罗杰斯特文斯基一级上将一件骇人的礼物装满激愤家属小指头的玻璃罐和几十把短刀,附带按着上千双血手印的血书。

????不难想象,两位将军在面对这些“礼物”和气势汹汹的舆情时,其心情会是如何。所谓生死两难,大抵便是如此了。

????实际上,这两位并非无能之辈,从其履历来看,可以称得上是当今公国海军的中坚人才。任何一个掌握实际情况的人,包括沙皇陛下在内,都不会苛责两位将军。要知道在能见度不足三百公尺,严重时甚至不足一百五十公尺,且动辄就是持续两三天的浓雾中发现并摧毁一群狡猾的敌军是极为困难的。尽管要搜索的空域范围其实并不大,但恶劣的天气不但限制了侦察搜索能力,还严重制约了可以使用的战术。更麻烦的是并不是每艘船都配备有魔法师士官来负责联络,在时不时遭受干扰的情况下,配备了也没多大用,所以浮空船大部分时间只能悬浮在云雾之上进行巡逻。如此一来想要搜寻到藏身浓雾中的帕西法尔舰队自然困难极大。

????一面是国人皆曰可杀的指责,一面是每天都在增加的袭击和全然无果的搜索。即便叶森海军少将和罗杰斯特文斯基一级上将都是受到过良好教育,心胸开阔的绅士。面对当前的情势,他们也开始发自心底的想要找到帕西法尔,并且把他撕成碎片。

????不过这注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他们缺少情报,缺少必要的技术支援,缺少好天气……总之除了舰队数量和规模,他们缺少一切能获得胜利的要素。

????这种漫无目标的搜索注定不会有好结果,截止目前为止,圣彼得堡分舰队唯一截获到的,是帕西法尔舰队的魔法师士官发出的不加密广域通信,内容为“雾是值得信赖的盟友”。

????该通信内容被公开后,帕西法尔舰队赢得了一个“雾之舰队”的诨号而声名大振。后世描写这段历史的文学作品中,“自浓雾中出现的迷之舰队”也成了帕西法尔舰队的标准出场模式。而在那些演义作品中,叶森少将总是以反应迟钝、思考问题抓不到重点的形象出现。

????“可怜的人。”

????马卡洛夫海军上将叹了口气,站在他面前的高尔察克也是一脸感同身受。

????他们并不是看戏的旁观者,舆论风暴的主流涌向圣彼得堡分舰队司令和海军参谋长的同时,也没忘记本应直接面对帕西法尔舰队的亚姆立札驻留舰队。“亚姆立札驻留舰队放任敌舰队穿越封锁线袭击后方”的指责声中,马卡洛夫和高尔察克的日子也不好过。而且只要帕西法尔舰队还在拉普兰湾发动破袭战,他们的日子就注定会持续恶化下去,总有一天,发生在叶森少将及其家人身上的那些事也会轮到他们去体验……

????这真是太糟了。

????“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如果你站在叶森少将的位置上,你要如何去解决目前的困境?”

????“没有办法,阁下。除非我们能获得帝国方面的技术情报,并且有间谍就在帕西法尔舰队的参谋班子里,同时有能力自行建造并已经拥有那种快速装甲巡洋舰,我们才有机会追逐并干掉那支舰队。”

????高尔察克的声音依然坚定,如同金属般的声线更能让人清楚感受到事态的艰困程度。

????天气和敌人高超的指挥艺术固然是此次作战的难点,但这些问题并不是完全没办法克服的。而机器性能的差异那些用冷冰冰的数字展现出来的差距才是此次作战中的最大问题。

????目前公国严重缺乏能击溃以“冯.德.坦恩”号大型巡洋舰为首的快速机动部队的装备和战术。

????其实公国很早就知道拉普兰向帝国下单订购了一批巡洋舰和驱逐舰,连帝国将本应拆毁的舰船出售给拉普兰,并且提供人员培训服务的事情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但首先那是开战前就签订的合约,公国没有理由阻止这笔生意,其次那个“大型巡洋舰”的称呼和帝国方面提供的一些基本参数严重迷惑了公国海军,以至于他们完全未能发现,帝国提供给拉普兰的不是几只用于看家护院的看门犬,而是一群精悍的饿狼。

????以“冯.德.坦恩”号为例,帝国官方称呼是大型巡洋舰,火力、装甲防护和机动力也符合巡洋舰的特征。但这些数据未能展现这样一个现实:和公国海军新锐主力舰的305主炮相比,该舰的210主炮显得威力不足,但却强于公国海军巡洋舰的152主炮,其航速和航程更是凌驾于公国所有现役主力舰。唯一被诟病的是与其吨位相比,其装甲厚度严重不足,近两万吨的排水量,主装甲带厚度只有薄薄的82,颇有浪费吨位之嫌。实际上这正是帝国设计师们的精明所在,他们很清楚自己要设计的是一条拥有重火力和高航速的“袭击舰”兼“巡洋舰杀手”,其主要任务是猎杀敌国商船和护航的巡洋舰,而不是展开舰队对决。因此自持力与抗沉性是必须放到优先考量的事项。通过优化水密结构和隔舱设计,在获得丝毫不输早期无畏舰的抗打击能力的同时,还获得了大量舱室用于装载物资设备,进而获得更持久的海上作战能力。

????帝国舰船设计师们的努力,使得“冯.德.坦恩”号成为了一种独特的军舰,其航速远高于各国主力战列舰,其火力又强于所有航速能追上它的任何一型巡洋舰、驱逐舰。可以说“比我强的没我快,比我快的没我强”这一快速战斗舰核心思想在该型舰船上得到了充分体现。面对这样一个难缠的对手,公国显然一时半会儿是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解决措施了。

????“我们需要时间,只有时间才能解决问题。”

????高尔察克摇摇头。

????“最理想的办法是圣彼得堡那边坚持下去,我军按照计划启动攻势,敌舰队只能掉头对亚姆立扎发动强攻,在要塞与舰队的夹击下覆灭。但这已经无法实现了。”

????圣彼得堡的耐心已经完全被耗光了,所有人眼睛里都只盯着那支舰队,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进“消灭雾之舰队”之外的任何合理意见。

????“次善的策略是重组圣彼得堡和亚姆立扎的分舰队,通过调整舰队组成结构,确保圣彼得堡分舰队有足够的力量对付帕西法尔舰队,同时亚姆立扎驻留舰队也能保护交通线及支援陆军作战。但这同样需要时间,而且对心急火燎的后方来说,这个策略依然显得太过消极。”

????长叹了一口气后,高尔察克以沉痛的语气说出了最坏的选择。

????“如果圣彼得堡下令抽调亚姆立扎驻留舰队增强圣彼得堡分舰队的实力,搜寻并歼灭帕西法尔舰队。我们必然会陷入既找不到敌舰队,又没有足够兵力死守的困境。这势必会”

????没等他说完,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不等他们回过神来,马卡洛夫的副官突然走进房间。他草草敬了一礼,一路小跑到了海军上将身边,将一张纸交到他的手上。马卡洛夫一边对部下惊慌失措的举止感到困惑和不满,一边将视线转移到纸上。

????三秒后,他大叫起来:

????“不!”

????“阁下?”

????头一次见到老爷子如此失态的高尔察克有些茫然。

????海军上将似乎没有听到他的问题,一直盯着手里的纸,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嘴里咕哝着各种各样的脏话和诅咒,眼睛完全失去了焦点。

????高尔察克更迷惑了。他知道问题就在那张纸上,上面有一些很不好的消息,但那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海军上将既不放手,也不回答他的提问,高尔察克只能把目光转向一旁的副官。

????“出了什么事?”

????“圣彼得堡分舰队的最新战报。”

????副官低声回答:

????“我们损失了两艘巡洋舰。”

????“中校,你不是在开玩笑?”

????高尔察克叫起来,两艘巡洋舰?这是他今天听到的最荒诞不经、最恶劣的消息了。

????然而那还不是最坏的。

????“巡洋舰分队指挥官威廉.卡尔诺维奇.维特格夫特少将战死。”

????“神啊。”

????除了这句感叹,高尔察克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